2018年11月14日  星期三
三夫户外:业绩拐点能否如约而至?
2018年11月07日
分享:

三夫户外(002780)于2015年12月09日登陆中小板。

公司以线下线上连锁零售多品牌、多品类专业户外运动用品为主营业务,同时,组织户外活动和户外赛事。公司产品主要分为户外服装、户外鞋袜与户外装备三大类别,营的品牌约380多个,覆盖了户外用品主流品牌,以高中端品牌为主、低端品牌为辅。

公司是多个知名国际户外品牌的中国区总代理,包括:意大利运动安全防护品牌DAINESE(丹尼斯);法国百年运动品牌ULBO(佳宝);瑞典时尚户外服装品牌KLATTERMUSEN(攀山鼠);瑞典运动护具品牌POC;瑞士运动创新品牌X-BIONIC。同时拥有ANEMAQEN、SANFO、KIDSANFO、SANFOPLUS、LYSO等自有品牌。

公司上市不到三年,股价经历了从天堂到地狱的陨落。2016年10月底,该股股价达到历史高位81.93元(前复权),截止2018年10月31日股价已跌回11.89元,股价下跌幅度高达85%,市值蒸发近80亿元。

自2016年以来,机构对公司的兴趣也大幅减弱。2017年仅有3家机构给出调研报告,2018年连一家机构研报都没有。机构持股也从今年3月份开始全部退出。机构全面退出是否意味着依旧不看好公司发展?

如果仔细研读公司的财务报表,对其二级市场表现也就不奇怪了,甚至对其发展前景也会产生疑虑。

上市三年股价与业绩一路下滑

三夫户外8月30日公布的2018年中报显示,其营业收入2.05亿元,同比增长25.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57万元,同比增长452.36%。

看似良好的业绩,实际上公司在上市的第二年就出现了亏损。根据年报,2015年至2017年,公司营业收入分别为3.28亿、3.53亿、3.51亿,同比增长12.37%、7.84%、-0.53%;净利润分别为3080.21万、3537.16万、-1290.87万,同比增长10.6%、14.84%、-136.49%。

一家上市两年就亏损的企业怎能不让投资者担忧?而公司给出的解释为:2017年,整体经济环境低迷,主营业务收入增长乏力,大型赛事组织和户外营地项目投入成本增加,公司人力成本和存货跌价准备计提金额增加,共同导致2017年度净利润亏损。

业绩的下滑,股价的下跌,着急的不仅是投资者。大股东或许也更为担忧,毕竟质押了股票,期间一再补充质押,截至2018年8月24日,控股股东张恒先生累计质押股份17,815,124股,占其所持公司股份的56.93%,占公司总股本的15.88%。

做投资的朋友都知道,一再补充质押并非好现象,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大股东面临如此境地,是有充足的动力将市值做上去的,毕竟,只有股价涨了,市值升了,质押才会更安全。

随着股价的进一步下滑,董事长张恒于2018年10月18日不得不再次补充质押,累计质押股份已占其所持公司股份的61.63%,占公司总股本的17.19%。

财务数据不尽人意

一、主业压力大增,毛利率、净利率逐年下降。

该公司主要经营活动为从事户外运动用品的销售、户外赛事的策划及组织等。从主营业务构成来看,公司主要还是一家户外用品销售公司,户外服务这块业务占比仅为2.02%。笔者将通过以下数据分析公司的盈利能力合收益质量。

5be26498ae99e.png

2018年半年报显示,户外用品营收毛利率为46.59%,而从2015年-2017年3年间,公司的总资产收益率是不断下降的,在2017年甚至降为负值。而销售毛利率整体也是下降的,在2017年销售毛利率降为42.76%。

2015年-2017年间,公司整体营业利润率分别为12.57%、11.7%、-4.41%,逐年下降。这样看来,趋势走坏,公司的盈利能力堪忧。

不过在2018年半年报中,公司的营收毛利重回46.3%,营业利润率也回到了2.11%,虽然没什么惊喜的地方,却暂时扭转了颓势。而预收占营收的比重也有提高,意味着公司的订单增加,提前收了款。但明明存货增加,直接把存货卖掉,现收现付或是先货后款不就行了,又不是时尚品牌,难道这么快就过时了?

二、公司业绩预测放卫星

根据最新2018半年报显示,营收2.05亿,净利润285万元,暂时扭亏。

三夫户外10月30日发布2018年业绩预告,预计公司2018年全年净利润为300.00万元-850.00万元,上年同期为-1290.87万元,同比增长123.24%~165.85%。

虽然公司对2018年全年的业绩预测净利润为300万-850万之间,但从去年的同期预测及实际盈利情况来看,让人颇为失望。

公司三季报对2018年全年经营业绩的预计:

5be264cd782d6.png

而公司在2017年三季报时,也曾对当年全年业绩情况进行预测,预测归属净利润在盈利200万到1900万之间,如下图:

5be264dada8a3.png

可实际上,2017年全年归属净利润为-1290.87万元,远远低于预期,公司的业绩预测与实际业绩相差如此之大,今年是否会重蹈覆辙?另外公司表示利用闲置资金进行理财,投资收益同比增加,这个也从侧面反映了公司业务拓展能力偏弱,有闲置资金不去加码主业,反而期待依靠理财收益来增加业绩,恐怕难以让投资者满意。

况且公司已经连续两年经营现金流出现负数。2015-2017年间,公司经营性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1141.32万、-91.23万、-3490.3万。而在2018三季报显示经营性现金流净额为-580万元,依旧没能实现正流入。

三、公司营运能力与产品竞争力下降

公司2015年-2017年间,总资产周转率分别为0.96、0.78、0.54,流动资产周转率分别为1.02、0.81、0.62,都在逐年下降,下降幅度不小,存货周转天数分别为273天、287天、306天,逐年增加。尤其是存货周转率,同行业公司探路者(300005)的存货周转天数分别为52天、74天、49天,显然,三夫户外的经营状况相对较差。

到2018年三季报时,总资产周转率下降至0.34,流动资产周转率下降至0.43,存货周转天数增加至361天。

早在2017年,公司存货账面原值约1.98亿元,其中,大部分为库存商品约1.79亿元,公司对库存商品计提的存货跌价准备有约959.27万元。该项计提比例由2016年的不到0.5%增加至2017年的约5.35%。而2018年半年报显示,资产减值损失699.86万元,同比暴增7652%。公司计提的存货跌价损失再次大幅增加。

财务数据上反映出公司产品的市场竞争力有所下降,产品不仅不畅销,更是积压情况较重。公司自上市那年起,销售费用一再增加,产品却越来越难卖动。上完后,产品就不受欢迎了吗?上市前为何没有如此严重的存货积压状况?

众多高管离职是何原因

2018年3月,公司公告更换持续督导保荐代表人;

2018年4月20日,副总经理赵栋伟先生离职;

2018年6月27日监事会主席刘丽华女士离职;

2018年9月22日,财务总监陈翾女士离职。

今年以来,公司重要岗位负责人纷纷离职,而且还是监事会主席和财务总监这样敏感的岗位,到底是什么原因?笔者暂时无从得知。不过从公司公告的资金使用情况中发现一些小问题,如下图。

5be264fbe4546.png

公司在募集资金的使用上出现明显的两次“失误”,财务总监也真是不专业,到底是失误还是资金挪用?如果说是有意为之,那么公司的现金流应该很紧张,否则也不会出现连续两年经营性现金流净额为负的情况了。放着募集资金不去加码主业,而大量去买银行理财,公司运营能力令人担忧啊。

近期财务总监的离职是有内情?还是意味着公司开始重新整顿?毕竟半年报财务数据确实得到了改善。有声音说,我们可以期待北京2022年冬奥会带给三夫户外的发展机会,但4年时间,是不是有点长呢?

当前评论0
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