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6月22日  星期六
盘活“沉睡”资源 立体多元融合发展——一个西部乡村的振兴样本
2024年01月30日来源:经济参考报
分享:

祖国西北角,石油重镇克拉玛依市东北部,因国家5A级旅游风景区世界魔鬼城而闻名于世的乌尔禾镇,就坐落于此。

近年来,乌尔禾镇不断深化农村宅基地制度改革,一座旅游小镇逐渐崛起,沉寂多年的乡村开始焕发生机与活力,乡村面貌发生巨变,探索出了一条盘活农村土地资源,促进农民致富增收,壮大村集体经济的路子,率先打造出一个乡村振兴样板,为新疆乃至西北地区深化农村宅基地制度改革提供了可借鉴的经验。

104个手指印

2023年11月1日,乌尔禾西部乌镇项目入选第四届全球减贫案例名单。一个西部乡村,如何能够取得如此成绩?这要从一场联名倡议说起。

克拉玛依市乌尔禾区乌尔禾镇下辖查干草村、哈克村两个行政村。在查干草村村党支部书记乌兰的办公室抽屉里,还留存着一份摁满手指印的联名倡议书复印件。

日期标注为2020年4月13日的倡议书是写给两个村的党支部和乌尔禾镇党委的,信中表达了104名村民的共同心愿——将自家的宅基地交由村集体统一规划,打造成“玫瑰花园”式的民宿,用于接待游客,增加收入。

“玫瑰花园”是当地一家样板民宿,在短短一年时间实现营收192万元,获利70万元。“将农家小院交给村委会打造成特色民宿”的有益尝试如同投入一潭死水的石子,激起了浪花,也激活了村民的心。

多年来,随着农业人口持续向城镇转移,两村空心化程度不断加深,大量宅基地闲置,土地资源利用效益低下。乌尔禾镇的发展进入了瓶颈期。

同时,机遇就在眼前。大众旅游时代给新疆旅游市场带来了新机遇和强大动力,也是乌尔禾乡村振兴的窗口期。

乌尔禾地处北疆旅游黄金线的中心点,北去阿勒泰,南通伊犁,西出塔城,东至乌鲁木齐,这里是必经之路。游客纷至沓来,但旅游旺季游客住不下、留不住,“过境游”对带动当地经济发展作用有限。

“周边旅游资源十分丰富,仅世界魔鬼城一个景点,每年接待游客就达200万人次。”乌尔禾区委常委、宣传部长王炜峰说,但现实情况却是乌尔禾区旅游服务供给严重短缺,酒店床位不到200张,旅游旺季一床难求。

尽管此时人均纯收入已达2.8万元,但面对这份联名倡议和村民增收致富的迫切愿望,一个新的课题甚至挑战摆在各级党组织面前,是小富即安?还是抓住机遇融入新发展格局、迈上新台阶?

400个问题清单

既然要干,就不能只为联名倡议的104名村民,而是要让两个村全体村民实现共同富裕。

“西部乌镇”文旅产业项目应运而生。“西部乌镇”意为“位于祖国西部的乌尔禾镇”,要打造一个集旅游民宿、民俗文化、休闲农业、特色养殖等为一体的综合体,让美丽乡村融入新发展格局,让农牧民实现共同富裕。

项目按照依法、自愿、有偿的原则,将农民宅基地进行“三权”分置:村民在“农牧民身份不变、宅基地资格权不变、集体收益分配权不变”的前提下,以户为单位向村委会提出申请,将宅基地使用权、宅基地上附着物估值后交给村委会。村委会将宅基地整合连片,流转给第三方的区属城投公司,统一规划、统一建设,统一运营。按照约定,投资方在经营过程中每年给村民支付项目收益。项目连续经营满20年后,宅基地连同上面的构造物依旧归村民所有。

项目有了,风险大不大?要不要参与?村民有的期待,有的观望,有的不理解。

“一个不落!讲清讲透!不能简单理解,必须全面了解!共同富裕的路上,一个都不能少。”乌尔禾镇镇长土布新说。

乌尔禾镇党委、驻村工作队、村委会联合组成宣传小组,挨家挨户为“西部乌镇”项目宣传答疑释惑。各级干部也走村入户动员“结亲户”踊跃参加“西部乌镇”项目。

“嗓子说得冒烟,眼睛熬得酸涩。”曾在查干草村驻村的干部刘春芳说,“只要是群众得实惠,我说再多遍也乐意。他们觉得好,那才是真的好。”

从市场调研到项目策划,从招商引资到风险研判,各级干部以问题为导向,细心梳理群众的担忧,整理出一份包含400多个问题的清单。顺着清单找答案,从法律法规、可行性论证等方面仔细推敲,寻找一条既让村民受益又低风险的路径。

在深入落实“五级书记抓乡村振兴”部署的基础上,乌尔禾区成立乡村振兴工作小组、镇村两级乡村振兴专班,冲在一线的党员成立工作突击队,各级党组织形成合力,帮助群众解决资产评估、收益预算、政策解读、乔迁安置、装修新居、化解矛盾等种种问题。

乌尔禾镇副镇长龚绍鹏的结亲户道尔吉·托尔根原本也持反对意见。“刚刚装修一新的房子,舍不得拆也情有可原。”龚绍鹏说,但是眼前“舍不得”,日后增收却没有空间。龚绍鹏帮着仔细分析算账,道尔吉·托尔根正在上学的子女也做起他的工作。“上学太远了,尤其到了冬天”“想住楼房,有暖气”……面对孩子们的诉求和日后不菲的收入,道尔吉·托尔根一家决定参与“西部乌镇”项目。

解决了搬不搬的问题,接踵而来的是资产评估的难题。村集体严格按照法律法规,依法清退35户非法占有宅基地的人员,并按照1600平方米/户的最高标准,重新调整划分了全镇宅基地,解决了42户符合条件农民长期无法分配到宅基地的问题,并完成确权颁证。这一举措解决了很多历史遗留问题,维护了公平正义,得到了群众的拥护和称赞。

“各家各户情况不尽相同,围绕宅基地农户资格权认定、监管审批、流转收益、退出收回等环节,我们制定出台相关政策文件10余份,仅协议就达到21种。”龚绍鹏介绍说。

2020年5月,367户村民正式成为“西部乌镇”项目的股东,签约率达98.5%。

为妥善解决参与项目农户的后顾之忧,确保迁得出、住得好、留得稳,根据群众诉求,政府提供自行安置、购房安置和养老安置3种方式供农户选择。

在位于乌尔禾城区的凤翔小区,一幢幢橘红色的楼房排列整齐。凤翔小区由区政府给予每户3万元补贴,实行统一装修,室内厨具等设施安装齐备。和道尔吉·托尔根一样,300多户村民陆续离开了烧煤的小平房,搬进了宽敞明亮的新楼房,享受到了水、电、暖、网通畅的现代化生活。

随着参与项目农户安置到位,2020年6月1日,总投资20.9亿元、占地面积150万平方米、建筑面积27万平方米的“西部乌镇”项目破土动工。

“西部乌镇”项目让两个村生态环境大变样,全面实现了人畜分离,农村公共基础设施全面提升,实现了水、电、气、暖、讯城乡一体化,水冲厕所全覆盖,硬化道路全覆盖。

“‘西部乌镇’项目,是在坚持‘三不变’的基础上,让群众成为最终的受益者。”查干草村党支部书记乌兰说。

42294元人均纯收入

每天夜晚降临前,55岁的艾尼瓦尔·依德列斯都会准时在八匹马酒吧街前的广场上点起篝火。伴随着音乐响起,游客和村民都会聚集在此唱歌跳舞。

登上30米的观光塔,“西部乌镇”的全貌尽收眼底,建筑风格各异的民宿群鳞次栉比,彩色的演艺大帐矗立中央,当年两村分界的小水渠已变成了张灯结彩的八匹马酒吧街。

眼下,新疆进入冬季旅游旺季,新疆民宿和自驾车旅居车营地建设推进会也在“西部乌镇”召开,吸引了来自各地的游客在此驻足。目前,依托“西部乌镇”项目,乌尔禾区游客接待量突破600万人次,带动乌尔禾区国企旅游实际收入约1.3亿元。

在拉动国企实现盈利的同时,“西部乌镇”项目还充分激发了村集体经济发展活力。

查干草村和哈克村分别以全体村民为股东,成立村集体经济合作社。两个村集体经济合作社又分别出资成立公司。西部乌镇项目建成之后,直接提供就业岗位3000多个,间接带动种植、畜牧、农产品加工、建筑和旅游产业就业近万人。

“‘西部乌镇’的利益联结机制让村民不仅有直接的财产性收益,还有参与进来的间接受益,实现了内部循环。”龚绍鹏介绍,随着西部文旅、风城牧业、八匹马物业园林等村集体企业成立运营,村集体经济的造血能力不断提升,实现了村民对集体经营性资产人人持股分红、年年分红增长的目标。

2017年,两个村村集体收入只有60多万元,到2022年已超过1亿多元。

随着农户宅基地权益的资产化、市场化,“死资产”变成了“活资本”,增加了农民财产性收入,促进了农村新业态的发展。2023年,两村村民人均纯收入达到42294元。如今,田园乡村与现代化城镇交相辉映的城乡发展新格局逐渐形成,也吸引越来越多返乡就业和创业的年轻人。

艾尼瓦尔·依德列斯的女儿古丽胡玛尔·艾尼瓦尔今年6月大学毕业,随着对乌尔禾区发展规划的了解,她对家乡的未来信心倍增,在扬州会馆就业,成为“西部乌镇”项目中的一员。

“每年放假回来,都能看到家乡的变化,如今工作的扬州会馆就是我家老院子的位置。”作为返乡青年中的一员,古丽胡玛尔说,“在家门口就能有5000元的收入,为什么不回来呢?”古丽胡玛尔一家三口都在“西部乌镇”项目就业,全家仅工资收入就达到12000多元。

以5A级景区世界魔鬼城为依托,乌尔禾区已建成西北地区最大的房车露营地公园、千亩海棠林、恐龙文化苑、影视城,形成了集康养、自驾、休闲于一体的全域旅游格局。

“西部乌镇”项目积极探索适度放活宅基地和农民房屋使用权的路径和方法,激活农村宅基地市场,推动乡村产业振兴,拓宽了农民增收渠道,推动了城乡融合发展,加快城市化进程,夯实共同富裕基础,也为各地提供了可复制可推广的样板和经验。(记者 关俏俏)

当前评论0
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