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4月17日  星期三
冰雪经济由北向南扩散,成效明显——“冷资源”何以成就“热产业”
2024年02月27日来源:光明日报
分享:

春节期间,位于江苏省无锡市的一家室内滑雪场门口排起了长队,雪场入口排队时间在一小时以上,进入雪场后还要再排队15分钟才能领到雪具。而2023年10月底才开门迎客的太仓市一家室内滑雪场,春节假期日均客流量达3000人,累计客流量突破20000人次。

“受益于冬奥会,冰雪经济由北向南扩散成效明显,释放发展‘热效应’。”江苏省冰雪运动协会副会长王雄表示,近年来,南方正着力挖掘特色冰雪资源,推动一批高质量室内冰雪运动场馆加快落成,聚焦产业链延伸和产业融合,让室内冰雪运动的热度升腾起来。

南方室内冰雪运动真的“热”起来了吗?假期一过,这把“火”还能持续多久?未来,室内冰雪产业该如何积极谋变?围绕这些问题,记者进行了深入采访。

1.“四季滑雪”更受青睐

“因为身处南方很少能见到雪,所以格外向往滑雪运动,之前每年都会去东北滑雪。无锡有了室内滑雪场后,我们开车一个多小时就能到,省时又方便。”一有时间,来自上海的林翔就会带着家人来无锡滑雪。

近年来,长三角地区很多冰雪爱好者会选择在室内滑雪场办年卡、请教练、购买滑雪产品。无锡市热雪奇迹滑雪场总经理祝笛介绍,该滑雪场的年卡会员数量超过千人。自2023年11月8日至今,滑雪场已累计接待游客上万人次,客流超过了北京冬奥会那年的表现。其中,三成是无锡本地游客,其余七成来自长三角其他地区。

仅江浙两地,目前室内滑雪场数量就接近30家。随着冬季过去,冰雪运动的热度会不会受到影响?以热雪奇迹为例,该品牌在全国多个城市都有室内滑雪场。其集团总部相关负责人表示,考虑到南方游客对冰雪消费需求旺盛,我们打造了“四季可滑”的室内滑雪场。

祝笛说,以往大众认为,室内滑雪场最大的优势是可以在炎热的夏季满足游客的避暑需求。但目前大多数室内雪场都会在各个节点推出优惠门票、滑雪培训课程以及多种娱雪项目,因此热度不会受季节影响。

无锡市雪遇城市滑雪俱乐部负责人尹佳怡表示,室内滑雪场推动冰雪运动从一季向四季拓展,催生了很多新的产品和服务,周末一日游、滑雪夏令营、冬令营是“社交+旅游”的全新模式。“四季滑雪”为行业拓展了新市场、新玩法、新需求。

南京市唯一的室内滑雪场喜马喜拉雅冰雪乐园,主打亲子冰雪游。雪场一年四季开放,并根据不同的季节设置多样化的亲子冰雪娱乐项目。该雪场总经理宋斌坦言,早些年,南方没有多少室内滑雪场,人们只有冬天去北方的室外滑雪场才能滑雪,所以潜意识里认为滑雪是一个冬季产品。而如今,很多人会在暑期前往室内滑雪场滑雪避暑,反而出现了“反季滑雪”。

“现在,游客可以自由支配滑雪的时间,想什么季节来都可以。”宋斌补充,室内雪场突破了滑雪时空限制,让人们可以在家门口四季畅滑,也让滑雪运动逐渐成为大众化的生活方式。

2.用好科技 降本增效

能实现“四季滑雪”的室内滑雪场是南方冰雪旅游的一大亮点,但数位室内滑雪场负责人都表示,背后的高额投资和运营成本也不可忽视。

上述南京室内滑雪场规模不大,只有3525平方米,投入成本却达3000多万元。“考虑到室内滑雪场要保证四季恒温,还要采取人工造雪等措施,能耗非常高,每天仅电费就达3000多元。”宋斌说。

“室内滑雪场的运营成本通常高于室外滑雪场。在南方地区,大众的滑雪需求一直在增长,但滑雪场行业的高昂成本和投资,却让一些想进入冰雪行业的人望而却步。”在王雄看来,一些小型室内滑雪场投资成本和运营费用较低,能较快收回成本;而那些投资体量过亿的滑雪场,往往是作为城市综合体的配套项目而建设的,如果单纯考虑滑雪生意,不可避免地面临短期内无法收回投资的难题。

高昂的成本也使得室内滑雪场人均消费居高不下。采访中,多名滑雪爱好者表示,如果只是入门,需要付出的费用尚可,如果想要进阶,花费则是巨大的。这无形中也抬高了这项运动的门槛,抑制了冰雪运动的普及。

以2月19日在某滑雪场的小程序查询到的价格为例,工作日滑雪三个小时价格是248元,周末滑雪三小时为348元。“如果请滑雪教练,费用更高。”游客王晴告诉记者。

有专家认为,要想做好室内滑雪场的生意,就得降低建设和运营成本。那么,室内滑雪场该如何做到降本增效?

王雄表示,《关于构建更高水平的全民健身公共服务体系的意见》文件中,明确提出推广绿色建材和可再生能源使用,实施节能降本改造,加快运用5G等新一代信息技术改进场馆管理和赛事服务。“依照目前室内滑雪场的建设模式,建设成本降低的空间其实‘大有可为’。”王雄说。

作为长三角地区目前最大的室内滑雪场,太仓阿尔卑斯雪世界对能源的消耗巨大。该滑雪场运营总经理魏斌称,雪世界在降低成本方面投入很多巧思。比如通过温控系统的分级运营,可以在冬季关闭很多非必要的系统,使得冬季能耗远低于夏季。此外,将所有灯具都安装在室内的桁架之上,与建筑物主体保持距离,这样冷空气就不会外泄。

王雄表示,推广冰雪运动,发展冰雪产业,加大科技投入至关重要。如果室内滑雪场建设时有更多国产设备可供选择,就能降低投资成本。此外,场馆设计时若科学考虑冷热综合利用,也能降低后期的运行成本。只有降低冰雪运动设施建造和运行成本,才能降低消费门槛,最终吸引更多人参与冰雪运动。

3.做强“冰雪+” 拉长消费链

北京冬奥会的成功举办,“带动3亿人参与冰雪运动”从愿景成为现实,冰雪运动不但在我国北方地区延续火热,南方地区的“冰雪热”也得到激发,室内滑雪场如雨后春笋般涌现。

《中国滑雪产业白皮书(2022—2023)》数据显示,截至2023年5月,全球前十位的室内滑雪场中,中国已占据半数。细分而言,室内雪场增幅超过传统室外雪场,2013年至2014年雪季,国内仅有5家室内雪场;而到2022年至2023年雪季,室内雪场已达50家。从地理分布来看,室内雪场多位于南方省份。

如何让冰雪运动长久地“热”起来,这是南方各地需要思考的问题。

“冰雪运动的发展不能只停留在市场规模上,质量的提升同样重要。”魏斌认为,应将南北“联动”作为提升质量的一个着力点。比如,加强南北方冰雪文旅项目合作,让南方室内雪场和北方高品质室外雪场深度交流,形成“南初学、北进阶”的模式。再比如,南北方地区开展跨季旅游资源整合,通过实施门票优惠等政策,实现跨地区、跨季节游客资源调剂,让消费者获得更加多元、丰富的旅游体验。

实际上,为让冰雪这一“冷资源”变身旅游“热产业”,江苏等省份纷纷将“滑雪+温泉”“滑雪+美食”等文旅优势资源进行协同整合,完善配套服务,有力推动了资源优势转变为发展优势。

今年年初,连云港朐山书院利用天然雪花配合景区部分人造雪推出了体验堆雪人、围雪煮茶等项目。据统计,仅在元旦期间,朐山书院山雪盛宴、月牙岛冰雪嘉年华等连云港本土冰雪项目,就吸引了5万余名游客。南京市奥体中心积极打造培训和赛事活动“双轮驱动”的俱乐部运营体系,以青少年冰球队为突破口,推出冰球、花样滑冰运动系列教学以及免费滑冰等活动,让孩子们尽情感受冰雪运动魅力,目前已有超2000人次的中小学生积极参与。冰雪运动正从一种运动方式,向度假、游乐、休闲等多元化方向发展。

做强“冰雪+”,还要实现“需求牵引供给、供给创造需求”的动态平衡,培养新的消费习惯。

“在无锡市滨湖区教育局、体育局等部门的大力支持下,我们举办各类群众性体育赛事二十余场,与29所学校签约,赛事参与选手近2000人。”祝笛介绍,未来两年将把精力放在教培升级上,以教学培训作为滑雪场重点发展方向,并逐渐将业务拓展至滑雪营地、专业赛事等方面,布局好滑雪产业全链条赛道。

记者了解到,为培育冰雪社会消费需求,江苏省在2020年成立冰雪运动协会,大力发展冰雪运动俱乐部,积极打造冰雪嘉年华、滑雪旅游节等活动品牌;面向全省群众发放冰雪消费券,广泛开展冰雪项目进校园、进社区等活动,让冰雪运动进入大众视野中。

尹佳怡表示,冬奥之后,要想让冰雪经济在南方高质量发展,还需各方协同努力,加快冰雪旅游与冰雪运动、冰雪文化、冰雪装备制造等融合发展,让“冷资源”成为“热经济”。(记者 杜倩 苏雁)

当前评论0
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