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9月26日  星期三
“90后”巧用快手帮数名流浪者找到家
2018年09月10日
分享:

1998年,是一个特殊的年份。对南方亿万群众来说,这一年发生特大洪水灾害,生命安全以及生产生活受到重大影响。对于当时年仅6岁的何朝成而言,1998年也是一道坎。

当年随妈妈赶集,因人流量过大而走失了八小时,急得家人团团转。报警,亲戚朋友上街寻人,一路打听都没找到。不小心走到临镇的何朝成是幸运的,扫大街的老大爷送他到了派出所,他才寻得回家路。回想起儿时这段经历,何朝成说这对他一生都有着潜移默化的作用。

救助与被救助之间,就像一个轮回。让20年后的何朝成更加坚定自己的信念,在质疑声和鼓励声中勇敢做自己想做的事:那就是用快手帮助更多流浪者妥善安置,并吸引更多人加入到帮助流浪者归家的队伍中来。

尽己力,两年来巧借快手救助流浪者

何朝成出生在湖南永州江永县的一个小农村,爸妈务农,家里并不富裕。2006年,14岁就已辍学的何朝成岁揣着400块钱只身去广东“打拼”,先后在东莞、广州、惠州、深圳等地漂流过。

几年前初到深圳的何朝成,开车从天桥下路过时,看见桥底下坐着一位光着膀子、靠拾破烂谋生的老人。何朝成回忆:“老人家长得很瘦,满嘴北京话,靠着桥墩子,看样子他一直住在天桥下。因为我小时候也走丢过,后来也漂荡过,体会过那种饿和累。感觉老人家很可怜,想给钱,他就是不收,后来就买了些吃的喝的给他。”

2016年夏,已是淘宝店主的何朝成无意中将救助这位天桥流浪者的视频上传到了快手上,吸引人17.7万人观看,引发了大量网友关注。何朝城说,“看过视频后,很多好心人过来探望老人家,给他买肉、买菜,还给他送来被子,希望能帮助老人回家。”

此后,何朝成陆续拍了很多天桥老人的快手短视频,越来越多的人关注到老人。老人家与何朝成的关系也从一开始的警惕、不好意思,慢慢成为朋友。有时老人还会和劝何朝成喝酒的老铁打趣:“别劝他(朝成)喝酒了,伤身体。”俨然一副“老父亲”模样。用何朝成的话来说,“已经把我当成了亲人”。

在何朝成和网友们的合力下,这位天桥老人找到了一份清洁工的工作,包吃包住,月薪2200元。十多年没拿过工资的老爷子,拿到第一笔工资时硬要拉着何朝成和他的朋友们去吃饭。“老爷子来自北京,在深圳流浪十几年了,能帮助老爷子找到工作我们很开心,他现在也算真正在深圳扎下根了,以后也不用吹风淋雨,挨饿受冻。”何朝成在视频里和老铁们说。

2017年10月,在多方联系下,老爷子终于被家人找到,被接回了北京。偶尔还能看到何朝成在自己的快手短视频上发布关于老爷子以往的视频,他时不时也会打电话给老爷子。这份没有血缘的“亲情”并没有因为距离而剪断。

其实,天桥老爷子只是何朝成救助的流浪者中的一位。他救助的人中,有满身伤痕的大叔、枯瘦的阿姨、睡臭水沟边上的男孩……通过快手,更多人知道了流浪者的现状,并要求高压哥拍得再清晰一些,以更好辨认是否是相识之人。

面质疑,“放弃意味着承认自我作秀”

帮助流浪者的过程中,并非一帆风顺,甚至有可能面临人身安全问题。

何朝成遇到过的流浪者中,有一位20出头的男孩,每天都睡在公园里的石凳上。身上、头发上都非常脏乱,衣服一直没有换过,除了鞋面还在,鞋底也早已被磨烂,脚底板就是鞋底。为了让网友能看清楚正脸,把流浪者的信息传递到更远的地方,他靠上前,警惕的青年一巴掌拍过来。事后,跟他一起去的老乡还有点紧张,“当时感觉心跳加速,手也在抖”。但就是这个流浪者,知道何朝成没有恶意后,很快就接受了他的拍摄,还主动整理好自己对着镜头说话。凭着这些信息,何超成和他的志愿者伙伴们最后帮他联系到了家人。

实际上,除了流浪者肢体上的攻击之外,何朝成有时候还会面临来自网络的压力。他坦言,关注度高了之后,“作秀”、“骗人”、“赚流量”等负面评价紧随而至。“流浪者们孤苦无依那么多年,有警惕心、出手攻击人是很正常的。但我比较难受的是网络上很多人不了解我,我也没跟他们要过钱,他们批评我我会很难过。”

面对质疑,何朝成一度想要放弃。“在快手直播时我跟大家说:‘好累,不想再坚持了。’但朋友和网友们都劝我,还有很多人需要帮助,不要放弃。甚至有朋友刺激我,说‘放弃就等于承认了别人的评价’,这又激起了我的好胜心,没想到一坚持就是两年多。”

两年来,何朝成已帮忙救助了20多位流浪者,其中有6位是在快手的帮助下实现的。“我用快手拍下流浪者的样貌,通过快手引发全网老铁的关注。”在全国各地老铁的帮助下,流浪者们或者顺利回了家,或经过劝说愿意去政府救助站接受帮助。

如今,救助流浪者已成为何朝成的头等大事。

合众力,从三百到六千万个“何朝成”

两年多来,何朝所在的队伍在慢慢壮大。一方面,自己的老乡受他带动,常常一起去探望流浪者,看看需不需要帮助;另一方面,何朝成发现成立于2017年8月的深圳市爱心飞翔公益组织和自己的目标一致,于是加入其中,成为一名志愿者。

在何朝成看来,有网友和更多志愿者一起努力,是他继续前行的动力。

何朝成说,目前他们的队伍有300多人,帮助300个家庭团聚,其中通过快手短视频获得妥善安置的流浪者就超100位。此外,他们还会协助政府开展灵活救助活动,在征得流浪者同意的前提下,帮助他们入住到救助站。

不仅如此,何朝成和志愿者们也在通过各式渠道扩散失散者的信息,希望借助更多社会力量解决问题。以何朝成为例,他在快手上上传了245条短视频,每天会抽空进行直播,把遇到的流浪者情况与网友分享,请大家帮忙寻人。截至目前,共有超过6千万人关注过他的寻人视频,除了通过快手已找到家或者妥善安置的6位流浪者外,他还想用短视频帮助更多需要帮助的人。

除了快手,何朝成他们还会用微视、抖音、微博、微信等平台。“在很多平台上,因为没有大v给我们转内容,能看到我们信息的人其实不多,即使看到了也帮助不了什么。反倒是快手上的老铁跟我们互动会多一些,南方、北方、城市、农村,各个地方都有老铁,能把流浪者的视频信息传递到很远,效果也会更好。”何朝成称。

在何朝成们的合力下,一幅用快手“编织”的全国寻人线索图正在形成。

落实处,完善制度救助弱势群体

在流浪者群体中,老年人和青少年占比较大。相关数据显示,每年全国走失老人约有50万人,平均每天约有1370名老人走失;从年龄上看,65岁以上老人容易走失,比例达到80%以上;迷路、精神疾病和老年痴呆是老人走失的重要原因。

中民社会救助研究院顾问专家熊贵彬副教授透露,接受过救助的走失老人中,约有25%的老人会再次走失。同时,走失老人中72%的老人大多都出现记忆力障碍情况,其中,经过医院确诊的老年痴呆症患者占到总比例的25%。

在发达国家,老人走失主要是由于失智而造成。在我国,失智也是一个主因,但是人口流动带来的疏于照顾和老人贫困,同样加剧了走失风险。我国老人走失主要发生在大量人口流出的地区,与留守老人问题相伴相生。

公安部人口信息系统、全国救助寻亲网以及众多社会企业,也在合力构建人口走失救助信息系统,救助寻亲网实现了全国救助站全覆盖,让流浪者、走失者能尽快获得妥善安置。

在法律层面,2014年5月1日正式实施的《社会救助暂行办法》规定,国家对生活无着的流浪、乞讨人员提供临时食宿、急病救治、协助返回等救助。

有法可依,有处可去正是何朝成以及深圳爱心飞翔公益组织的最大依据。何朝成坦言,“在政府的帮助下,我们的救助行为就更有底气和信心,也更有动力了。”

当前评论0
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