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4月17日  星期三
独辟蹊径
2008年12月08日来源:0
分享:
  ——我最不喜欢那些大众化的股票,如果一些股票被所有的人都看好,或者此股票已经高高在上,或者这个公司有一些我们所未知的问题。在股票投资中,有一个大家所共知的名言:股市中赚钱的永远是少数人,如果不把自己放在少数人的这个行列,那么结局可能会很坏。

  ——在去年年底,我参加了一个券商的研究报告会,主要是针对2008年的市场。当时有几个分会场,那个讲权证市场的会场寥寥只有几群人,而另一个讲金融、地产的会场却是暴满,当时我就想,2008年银行、地产股一定惨了。

  ——我很少做那些公众都很看好的股票,因为这些股票太透明了,研究这些股票也太缺少技术含量了。除非大盘走势极好,这些股票会有较好的表现,否则,只能做股票市场中的分母。相反,一些偏僻的投资品种,因为受市场的关注度低,同时自身又有较特殊的概念,它们则往往会有上佳的表现。

  ——我是在1997年的牛市行情中入市的,当时市场很火爆,而当我买入了当时最热门的长虹、海尔后,却发现自己几乎站在了山顶。随后,1998年的ST板块热浪彻底改变了我投资的思路,看着ST股票的火热走势,我终于下决心改变打法,走出一条符合自己风格的投资新路。

  ——虽然在ST股票的操作中,我并未获利多少,但此项操作对我后来的影响很大。在1998年底,我试着操作了几只在当前市场中已经绝迹的老基金,收益不错。老基金当时的价格较低,交易费用少,又不必进行复杂的财务分析。在沈阳万利这只品种上,很轻松地拿到了约20%的收益。此后,我又操作了国内A股市场中的第一只转债品种南化转债,第一只新基金基金金泰,以及后期的宝钢权证,均获得了较好的收益。

  ——在2006年和2007年的大牛市中,我同时战斗在股票、基金和权证三个战场。而从投资的收益情况分析,股票投资的收益远低于基金的收益,同时基金的收益又低于权证的收益。这进一步加强了我对市场中冷门品种的关注热情。在今年的市场中,由于我的主要投资方向不是股票,所以在下跌的市场中回避了市场的风险。

  ——今年我最得意的一笔操作,是对钢钒权证的阻击战。今年8月份攀钢钢钒曾出现了一波快速跳水的走势,后期该股很快就收复了失地。而在事隔三个月后,钢钒权证也出现了类似的跳水走势。我经过认真地分析和市场信息的收集,认为此权证具有投资和投机的双重机会,于是在3.00元附近大量买入,然后在上涨过程中分批派发,其中我成本较低的几笔仓位收益近100%。

  ——在投资操作中,先寻找适合自己的路子,然后去探索和演练。当然,大家不要以为这些偏僻品种都很容易操作,有时也会出现很大的风险,前提就是我们要提前多做功课。
当前评论0
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